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4.1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4.1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5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第 4 部分、 Le prisonnier

  听说,真正的SM,必定如飞蛾扑火。

  第4。1章

  我和吴小涵在一起的日子就这么一直幸福着。

  有些时候,我们看起来真的都没有主奴间该有的样子了。

  当我陪着她去和朋友吃饭、去逛街时活动时,我们看上去似乎真的像是情侣一样——甚至,吴小涵自己都会把手递给我让我牵着她。

  她大概也觉得这样的状态很有趣,有一次我和她一起参加户外俱乐部的活动去爬山时,就凑到我耳边说:「你看,别人都以为我是你的女朋友呢,有没有觉得赚到了呀?他们又看不到你满身的伤痕,说不定还都会觉得我这个女朋友对你很好呢。」

  我小声地回答:「你是对我很好呀。」

  而她立刻装出生气的样子狠狠掐了我一下:「你还真把我当你女朋友啦?」
  「你作为我主人对我也很好呀。」

  「哼。你作为M不够好,我要回去惩罚你。你别忘了,今天我的鞋很脏,袜子也很臭的噢。」

  听到她这么说,我立刻兴奋:「那明明是对我的奖励嘛。」

  她嘟着嘴娇嗔:「既然你这么喜欢,今天回去不给你吃晚饭,只给你吃我鞋上的泥巴,再让你含着我的袜子含一夜!」

  那一夜,她倒是真的没给我吃饭,也真的让我含袜子含了一夜。

  那确实是奖励——那全是脏泥的鞋子和被汗浸黄的袜子,让我满足得硬了好久。

  但也确实是种虐待——爬了一天的山我就已经饿得不行了,夜里我肚子饿得都已经疼了。

  第二天的早晨,我整整吃了三倍于平常的份量的狗粮。

  ……

  相对平静的生活一直到了九月份——毕竟到了财年快要结束的时候,我和吴小涵加班都越来越多;因此,我们常常是在公司吃完晚饭后继续加一会儿班,才一起回家。

  而那个周五下班回家的路上,吴小涵似乎就是一脸的苦闷。

  我试探着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,她也就开始对我倾吐:她的上司总是把另一个女同事做了一半没做完的工作丢给她接手,而那些乱麻麻的东西她几乎都得全部重新梳理一遍甚至从头重新做,到最后,上司还要责怪她做得太慢。

  而那个从来都只把工作做一半就丢给吴小涵的女同事,今天竟然还升职了。
  我能想象,这样的事情本身并不算大事,但是每天都经历着、积累着,确实会让人心情非常糟糕。

  可是这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无能——我甚至都想不到自己能做些什么来改变这样的状况。

  要是我是言情小说的男主角就好了——小说里的男主角都能轻易为女主角摆平这种问题,甚至直接甩出一句「你不用去上班了,我养你。」

  可惜我什么也做不到。

  情商又低、又没有什么职场经验的我,甚至都没有能力给她任何建议。
  我只能给着她无用的安慰;而这种安慰对于一个28岁的女生来说,实在是毫无意义,只能让她更加沮丧。

  吴小涵倒也没有怪我半点,反而安慰我说:「没事啦,我只是向你抱怨一下而已。这种事情你也没责任帮我什么的。」

  当然——我的心里还是很低落。

  ……

  回到家里,我一如既往地舔干净了她脚上的黑色小皮鞋,为她换上了拖鞋,然后又去刷完牙,跪回沙发跟前。

  吴小涵疲倦地坐在沙发上,俯视着我,伸出了她依稀还带着热气的脚。
  那修长圆润的脚趾尖隔着丝袜轻轻触碰了我的鼻头——温软的触感和沁人心脾的芳香立刻勾起了我的全部欲望,我不由得张开了嘴。

  而就在我的嘴唇快到碰到她的趾尖的时候,她的脚忽然往一旁躲开。

  在她的挑逗下,我的大脑完全被精虫接管,饥渴地望着她的脚尖,脑袋朝着她的脚趾追过去;而吴小涵又在我快碰到的时候把脚抽开。

  简直羞耻极了。

  吴小涵坏坏地笑了出来,嘲讽道:「你看你这傻样子,真像条狗一样呢。你就这么喜欢我的脚吗?」

  她明明知道答案,还是要一次又一次地问我。

  我也配合地乖乖回答:「嗯。」

  她今天很有耐心慢慢挑逗,于是把脚再一次伸到我的面前,说道:「想舔的话就好好求我。」

  我知道吴小涵并不介意我舔她的脚,而只是想听到我的乞求。

  于是我乖乖配合:「求求你……小涵学姐……求求你让我舔一下你的脚,好吗?」

  「嗯,乖……不过,你求人的时候就只是动动嘴皮子吗?」

  我听了她的话,乖乖把头磕到了地上,小声乞求:「求求你,小涵学姐。我想要你的脚,可以吗。」

  她则穿着拖鞋,把脚踩在我的头上,声音里带着傲慢地说:「果然是被我宠坏了,嗯?现在,随便就想碰我的身体了,是吗?」

  「没有……」我小声说:「你要是不愿意让我碰到的话,那我就不碰就好了……」

  「嗯,」吴小涵说:「你看看,你这条猥琐的小贱狗,现在都饥渴成什么样子了?」

  确实,纵使戴着贞操锁,我的勃起也无法掩藏。

  吴小涵「哎」地叹了口气,又开口说道:「既然这样了,我帮你打开锁吧,好好让你爽爽。」

  「啊?」我知道,吴小涵要是打开我的贞操锁,绝不可能是为了满足我,而只可能是为了残暴地凌虐我那可怜的鸡鸡——那除了被她残虐,再得不到任何触碰的肉棒。

  「你……你是想虐我下面了,对不对,小涵学姐?」

  「对呀,怎么了?」心里的想法被我看穿,她却没有半点局促:「难道你不愿意吗?」

  她这么理所当然地一问,我自然只好乖乖就范:「那……你虐吧。」

  一打开贞操锁锁销,我勃起的阴茎立刻直接把锁笼顶了开来。

  见此猛状,吴小涵讪笑道:「你看,你明明也很想被我虐嘛,才会兴奋成这样。放心吧,我保证会好好虐你的。」

  「噢……」我顺从地说:「那……好吧。」

  我早已发自内心的接受,能被吴小涵凌虐,是我的阳具唯一能理所应当地享受到的事情了。

  吴小涵问道:「那,我把今天我受的一肚子气,全部发泄到你的下面,可以吗?」

  「嗯,」我惊喜地回答:「太好了。像我这样的什么本事也没有的人,能当你的出气筒的话,好歹也算是有点用了。」

  「你就不怕我发泄的事情把它虐坏?」

  「它早就是你的了,你想怎么虐都可以,」精虫上脑的我说道:「你就算把它切下来虐,我都不介意的。」

  吴小涵点点头,稍稍有一丝轻蔑地指示道:「好吧。那你去从那边柜子里把订书机拿过来吧。」

  我爬过去拿回订书机后,吴小涵把订书机放在了茶几上,然后命令我把面向茶几跪好,把自己的鸡鸡搭到订书机的装订位置。

  我立刻明白了——这样一来,吴小涵只要按下订书机,尖锐的订书钉就将毫不留情地钉入我的鸡鸡里。

  但当我鼓起勇气乖乖照做之后,吴小涵只是不紧不慢地穿着拖鞋站到了茶几上。

  她把脚轻轻移到订书机的上面——此时她只用轻轻踩下,甚至不需要用多少重量,就可以把订书钉射入我的身体。

  吴小涵低下头看看自己穿着拖鞋的脚,又看看表情有些恐慌的我。

  「怎么样,想要学姐踩下去吗?」

  「想。」此刻的这个字,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——虽然我依然不喜欢疼痛,不是所谓恋痛系的M,但想到吴小涵只要轻轻动动脚尖,就能在不经意间残忍地凌虐我那无用的下体,我很是兴奋。

  就像是她用脚趾踩到电击的遥控开关时,我也是那么兴奋——我的生命,我的全部,交由她那柔嫩娇弱的小小脚趾来主宰,这种卑微的感觉,正是我和她之间的感情的最真切的具象化。

  吴小涵轻轻压下她的脚——鞋底压着订书机,把订书钉推了出来,戳进了我的阴茎,让我感到了直截了当的刺痛。

  但订书钉只是刚刚从订书机的钉槽里出来一点而已;她继续慢慢加力,让我痛苦地咬紧了牙关。

  此刻,不仅仅有订书钉一点一点穿入肉里的刺痛,还有她的体重压到订书机上带来的钝痛。

  疼痛越来越甚,我几乎难以忍受。

  终于,她抬起脚来,订书机亦发出「咔嗒」的声响。

  这时我才看到,一枚订书钉已经歪歪扭扭地钉入了我的阴茎里;订书钉两侧的竖直部分已经完完全全戳了进去。

  吴小涵命令我稍微挪动鸡鸡,换一个地方接着给她钉入订书钉。

  订书机清脆的响声后,我可怜的鸡鸡上,又被牢牢钉上了一枚订书钉。
  如此,她在我的阴茎里钉入了五枚订书钉。

  我如以往一样,很快疼得满身大汗,肉茎也完全软了下来。

  而吴小涵的脚依然掩藏在她的拖鞋里——今天,她不仅没有让我舔到她的脚,甚至此刻残虐着我的下体的时候,都没有让我看到那正在对我施刑的脚趾。
  这双拖鞋也是这么的随意——她甚至都没有换上一双充满女王范的高跟靴,而是直接穿着她平时穿的拖鞋就来踩虐我。

  这两点让我觉得我自己更加卑微了——或许是她平时确实太过宠我了,此刻回到这种本应有的对待我的方式时,我才会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在被羞辱。

  她看到我咬紧牙关痛苦呻吟的样子,摸摸我的头,问我:「很疼吗?」
  「嗯,疼。」

  确实,即使有过阴茎穿刺的经历,但这种慢慢加力的刺入,这种除刺痛外还混合着重压的钝痛的摧残,我难以招架。

  吴小涵像是安慰我一样,有些温柔地说道:「我把订书机里的钉用完了,就不钉了,好吗?让我用完已经放到订书机里的钉子就好。」

  看到她如此心疼我,我也点点头,乖乖把自己的鸡鸡放好,准备经受吴小涵的下一次摧残。

  她漂亮的拖鞋重重踩到了订书机上,又把一颗订书钉压入了我的身体。
  但这一次,即使订书钉应该已经完全进去了,她还是没有抬脚。

  相反,她踩得更重了,几乎把全身的体重都压上去。

  于是,重压的钝痛,一瞬间完全盖过了钉尖的刺痛。

  此刻,我的鸡鸡和订书机的上半部分间的接触面积,也就只有那一平方厘米多一点。

  而吴小涵的体重在500N这个数量级,全部踩到了订书机上臂上;把订书机的上臂作为一个力臂长度接近的第三类杠杆的话,这也就意味着,我的阴茎在承受着5MPa这个数量级的压强。

  而这还是在没有考虑到吴小涵的踩踏实际上是动载荷的情况下,有些低估了的数字。

  我感觉自己的鸡鸡,像是要被活活踩断一样。

  在我终于冲破牙齿的惨叫声中,吴小涵缓缓抬起了脚。

  果然,这一次,除了有订书钉钉入外,我的鸡鸡被踩出了一道一厘米宽的深深的凹痕。

  接下来的几下,吴小涵每一下都踩得如此用力,让我疼到几乎虚脱。

  有时,新一次的重压还直接压到了先前已经钉入我身体的钉书钉上,那巨大的压强于是把我的肉里的订书钉给压弯,撕裂着我脆弱的海绵体组织,让鲜血汩汩流出。

  这种可怕的疼痛不仅让我抽搐、让我嚎叫。

  可我惟独没有求饶——我知道,在吴小涵把订书机里的订书钉用完之前,我不能放弃,不能背叛我的承诺。

  可是,我真的快要疼得受不了了。

  我的鸡鸡上,已经歪歪扭扭地排布了几十颗订书钉——不知还有多少订书钉等着我呢?

  我忍不住请求吴小涵让我看看,订书机里究竟还剩下多少。

  她掀开订书机的顶盖——我绝望地看到,订书机里还剩下整整一半。

  看来,开始虐我之前,那订书机是完全装满的。

  我绝望得快要哭出来,可却立刻看到了她毫无歉意地、一言不发地,盖上了订书机的顶盖。

  我把订书机整个旋转了九十度,试着把整个订书机横过来放,指望着这样可以减少一些压强。

  可是,当吴小涵真正踩下时,我才发现,压强似乎并没有减少多少。

  新钉入的订书钉,和原先的订书钉相互垂直——于是新钉入的订书钉很多都骑到了鸡鸡里已有的订书钉上,交叉了起来,看上去更加杂乱了。

  吴小涵却依然是那么地淡定,不紧不慢地执行着她的计划,甚至感叹着:「哎,你的鸡鸡上钉满订书钉的样子还针好看呢。蛮可爱的。」

  我则是用尽了所有的体力来坚持,才算没哭出来。

  「好啦好啦,」吴小涵看着我惨烈的表情,安慰道:「再坚持一下。要不我把拖鞋脱掉吧,看着我的脚趾,你说不定可以好受一点。」

  的确,只要吴小涵的小脚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就总会忍不住把所有的目光都盯上去,完全无法移开。

  而她还有意变换着踩下订书机的姿势——有时用那诱人的足弓最凹处踩下,将那曲线牵动得更加妖娆;有时她会绷直了脚背,用脚趾尖轻轻踩下;有时她会翘起脚尖,一边用脚趾勾着我的魂魄,一边用脚后跟踩下订书机。

  这种视觉的盛宴,竟然让我已经被戳满订书钉的肉棒又一次开始勃起了。
  「都这样了还硬,就不怕把血崩出来吗,小贱货?」她的嘲讽如期而至。
  「我……对不起……你的脚实在太美了。」

  「是呀,你盯着我的脚看得眼珠子都要出来了呢……都看过那么多次了,还这么喜欢呀?」

  「嗯……」我老老实实承认。

  她抬起了脚,凑到我的脸前:「是不是还想舔呀?」

  看着她丝袜里藏着的娇嫩的脚心,我忍不住拼命点头。

  「这只脚刚刚还把你虐得这么狠,你就不恨它吗?」

  「不……不会的……」我已经被她的小脚迷醉:「我永远都崇拜它的。」
  「可是它刚刚才亲自把你虐得那么疼,叫得那么凄惨……」

  「那……那我也应该感谢它呀。学姐的脚辛苦了……」

  吴小涵笑了笑:「原来你真的这么贱呢。那你就还是想舔我的脚的咯?」
  「嗯嗯。小涵学姐,我可以舔吗?」

  「不可以。你可别忘了,作为我的M的时候,你是没有资格碰我的脚的。」
  「噢……」

  「不过,既然你这么感谢我的脚虐你,那我的脚今天会好好把你虐废的,哈哈。」

  说完,吴小涵的脚已经又一次重重地踩到了订书机上——我的下体立刻一阵剧痛,让我惨叫了出来。

  吴小涵就这么耐心地重复着,把订书机里面的上百颗订书钉都深深钉入了我的阴茎里。

  终于,吴小涵再一次踩下订书机时,刺痛消失了,只剩下钝痛。

  订书机的「咔嗒」声音也变得单薄——看来,订书钉终于用完了。

  只是我的鸡鸡几乎已被被纵横交叠的订书钉覆满,尽显银光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